办公室装修污染致肾衰竭,员工获赔233万

亿威健康大世界2019-05-06 10:17:25

央视《今日说法》报道:湖北省襄樊市的刘颖,在进入一家公司工作几个月后,被确诊患上慢性肾炎和慢性肾衰竭,后导致肾衰竭。经调查,是办公室装修甲醛超标导致,刘颖提起了赔偿诉讼。身处高楼大厦的上班族,面对全封闭的中央空调,你的身体还好吗?

刘颖的办公环境

2005年元月,刘颖找了一份工作-----一家公司业务部经理助理,一天在办公室坐班8小时。

  刘颖的办公所是一个办事大厅,刘颖的办公室就位于办事大厅最里面的一个角落,只有几个平方米。办公区楼层是全封闭的,几百平米的面积,都没有窗户,空气全部通过空调来循环。

  就在刘颖入职前两个多月,办公室刚刚开始进行一次全面的大装修,一直持续了一年多。

  进公司两个多月的时候,她就开始出现了感冒发烧咽喉肿大的情况,几乎每个月都会病几天。这样的症状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年6月,刘颖被确诊为慢性肾炎和慢性肾衰竭,并被告知在1到5年内,她的双肾会出现功能性衰竭,惟一手段就是人工换肾。

  当初刘颖去这家单位时曾经被要求体检,体检结果也是合格的。怎么会在短短的一年多的时间,身体就变得如此脆弱?医生的一番话引起了她的注意,刘颖说:“当时医生说,跟我们的生活环境有很大的关系,我马上就联想到我上班的这个办公室。”

  刘颖和她的同事告诉记者,她来上班时办公室在装修,工程持续了几个月,那时候他们感到了眼睛鼻子咽喉都有一种很重的刺激。夏天是穿短袖衣服,露出的皮肤都会觉得痒,这种感觉持续了很久。

刘颖得病,和办公环境有关吗?

  刘颖当时的工作岗位是业务部经理助理,每天8小时的工作时间,大部分都是在办公室里度过的。刘颖怀疑,是单位的装修不合格,再加上整个楼层不通风,空气中有大量污染的气体伤害了自己。

2006年8月,当地环境检测部门的检测结果证实了她的怀疑-----在装修已经完工一年半后,刘颖办公室的甲醛浓度还超标了两倍。甲醛主要来源于各种装修用的人造板,它不仅会刺激人体的皮肤,还会导致人体免疫能力下降,有强烈的致癌作用。

  刘颖和单位交涉,单位的态度是:“你去做一个职业病鉴定吧。”

  可是当刘颖找到了当地有关部门去做鉴定时,有关部门给出的答复----“无能为力”。

  襄樊市有关部门的答复是:职业病鉴定只是针对从事某种职业危害工作的人群的。刘颖办公室的空气污染并不是由于她的本职工作导致的,居然不在法定职业病鉴定的范围之内。

  没办法,刘颖只得再回去找单位,单位说“你再等等”。这一等就没了音信,刘颖就已经发展成尿毒症了。2008年,刘颖一家卖了房子做了换肾手术,问题是手术后,需终身服用的抗排异药物是一笔巨大的开销。

诉讼:“没钱吃饭都可以,但不能没有钱吃药。”

  如果不吃药,新的肾在体内就会排异,一切都白费了。无奈刘颖选择了诉讼,要求这家单位对自己的病负责。

  当地法院委托了有关司法鉴定机构进行了鉴定,结论为虽然刘颖的肾病初发是否和室内的空气污染有关目前还没有足够的医学证据,但是较长时间在甲醛超标的环境里工作生活对肾病的发展起到了加恶的作用,这种可能性不能排除。

  前不久,当地法院对此案进行了一审宣判。

  法院认为,办公室环境污染和刘颖的患病之间存在的因果关系无法排除,单位应当承担刘颖的各项经济损失共计230余万元。

刘颖的单位不服,提起了上诉,但这家单位对原来二层的办公区,进行了全面的整改。现在的办公室的空气质量经过检测全都达标。

律师点评:

1、什么是职业病?

关于职业病的概念,在我国《职业病防治法》第二条中进行了明确界定,“本法所称职业病,是指企业、事业单位和个体经济组织等用人单位的劳动者在职业活动中,因接触粉尘、放射性物质和其他有毒、有害因素而引起的疾病”。由此可见,职业病是劳动者在职业活动中因接触“有毒、有害”因素而引起的疾病,但此处“有毒、有害”因素和“疾病”的种类并非任意性的,必须符合法定范围。

首先,“有毒、有害因素”应当符合《职业病危害因素分类目录》(最新版为国卫疾控发〔2015〕92号)中关于“职业病危害因素”的规定。

其次,“有毒、有害因素”所引起的“疾病”种类应当在《职业病分类和目录》(最新版为国卫疾控发[2013]48号)所规定的“职业病”类别之内。

此外,职业病诊断应由经省级卫生行政部门审批的具有职业病诊断资质的医疗卫生机构作出。以北京为例,目前具有职业病诊断资质的医疗卫生机构主要有六家,即北京市化工职业病防治院、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职业安全卫生研究所石龙医院、煤炭总医院、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和北京市预防医学研究中心职业病门诊部。

2、刘颖所患疾病是否属于职业病?

通过案例报道可知,刘颖所患疾病为慢性肾炎和慢性肾衰竭,该疾病与其所在单位办公场所甲醛严重超标存在关联性。根据上文介绍的职业病概念进行分析,甲醛确属当时《职业病危害因素分类目录》(卫法监发 [2002] 63号)中所列明的职业危害因素之列,而2002版的《职业病目录》(卫法监发[2002]108号)中也确实有关于“甲醛中毒”一项的规定。至于刘颖所患慢性肾炎和慢性肾衰竭是否为“甲醛中毒”的表现,则有赖职业病诊断机构的具体诊断。如果职业病诊断机构经诊断确认刘颖所患疾病的实质属于甲醛中毒,则属于职业病。

3、法院判令刘颖所在单位向刘颖赔偿230万的法律依据是什么?

   由于该案判决作出较早,当时《侵权责任法》尚未正式实施,所以该案判决主要法律依据是《民法通则》第124条“违反国家保护环境防止污染的规定,污染环境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和1989年版的《环境保护法》第41条“造成环境污染危害的,有责任排除危害,并对直接受到损害的单位或者个人赔偿损失”。结合司法鉴定机构的鉴定结论“办公室环境污染和刘颖的患病之间存在的因果关系无法排除”,因此法院判决刘颖所在单位赔偿刘颖各项经济损失共计230余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0年7月1日实施的《侵权责任法》规定,因污染环境发生纠纷,污染者应当就法律规定的不承担责任或者减轻责任的情形及其行为与损害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由此加重了污染者的举证责任,受害人无须就污染行为和损害事实之间是否有因果关系进行举证,只需证明污染行为和损害事实的存在即可。

此外,该案在一定程度上也为职业病职工提供了另一种救济路径,即在职业危害因素涉及环境污染因素时,在不能诊断为职业病的情况下可以主张环境污染损害赔偿。

       本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第一时间处理。

     亿威环保科技公司温馨提示:一旦室内出现装修污染的现象,为了家人的健康,请予以高度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