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乡吹哨、部门报到",北京用这招解决基层治理问题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2019-04-05 14:14:10

  北京市创新“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机制,坚持党建引领,着力形成到基层一线解决问题的导向,打通抓落实的“最后一公里”。上图为整治之前的东城区韶九胡同(8月8日摄);下图为“吹哨报到”机制实施后经过整治的韶九胡同(8月23日摄)。  


  午后的北京阳光正暖,73岁的韩宝森走出家门,沿着青石板铺就的路面,踱步来到装饰一新的胡同口。


  “我就在达智桥胡同出生,别看咱胡同小,杨椒山祠、河南会馆都在这。过去开墙打洞、占道经营、私搭乱建非常严重,都没法走道了。这两年,通过整治逐渐恢复了小时候的样子,特别是今年夏天通过社区、街道‘吹哨’,彻底解决了下水道老堵的毛病。”韩宝森告诉记者。


  韩宝森所说的“吹哨”,源自北京市今年以来大力推行的“街乡吹哨、部门报到”工作机制。该机制以党建为引领,通过街道乡镇管理体制机制创新,使社会治理重心进一步向街乡下移,使问题发现、处置更加及时有效,破解基层治理“最后一公里”难题。


  从“平谷探索”到“一号课题”


  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正是北京市推动“重心下移”的重要举措。


  记者了解到,北京作为首都,在城市治理特别是基层治理领域,存在一些具有共性、普遍性的问题。比如,横向上,部门合力不足,主动协作意识不强,“五指分散不成拳”;纵向上,基层力量不强,治理重心偏高,“看得见的管不了,管得了的看不见”。与此同时,管理执法衔接不紧、社会参与程度不高、群众参与渠道不畅等问题也不同程度存在,迫切需要以体制机制改革来提高首都城市管理精细化水平。


  2017年,平谷区为治理屡禁不止的盗采金矿、盗挖山体、盗偷砂石问题,摸索出一套各部门联合执法的“乡镇吹哨、部门报到”工作机制,要求相关执法部门必须在乡镇“吹哨”后30分钟内“报到”,并将执法主导权下放到乡镇。


  “这一做法,不仅有效治理了盗挖盗采的违法行为,也为全市破解基层治理‘最后一公里’难题探索了新路径。”北京市委组织部有关负责人介绍说,市委决定,将平谷区及其他地区基层社会治理的经验做法总结提升为“街乡吹哨、部门报到”,作为2018年“一号改革课题”在全市推广。


  实现“街乡吹哨、部门报到”,关键是发挥好党建引领作用,将党的政治优势、组织优势转化为城市治理优势。为此,北京市委明确要求,加强党对街道乡镇工作的领导,提升街道乡镇党(工)委的领导力和组织力,建立健全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形成地区事务共同参与、共同协商、共同管理的工作格局。


  “就拿东城区来说,作为政务服务中心,驻区中央单位较为集中,加强城市基层治理单靠街道社区党组织力量是不够的。”东城区委副书记、区政协主席宋铁健举例说,东城区委着力健全区、街道、社区三级区域化党建协调议事平台,推动驻区中央、市属单位担任各级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成员,由区领导担任所联系街道的党建工作协调委员会主任,加大对辖区资源的统筹协调力度,提升街道社区党组织的号召力。


  哪些“哨”可以吹,具体怎么吹?


  38岁的高波是西城区广安门内街道办事处办公室主任,自从去年担任达智桥胡同街巷长后,原本“知名度”不高的他,一跃成为背街小巷的“红人”。“有事找高波”也成了韩宝森和街坊们的共识。


  “作为街巷长,我每周至少要去两次达智桥胡同‘巡街’,手机也是24小时开机。我把自己发现和大家反映的问题及时报给街道,由街道启动‘吹哨’机制,协调督促相关部门解决。”高波告诉记者,韩大爷所说的下水道问题,便是由街道“吹哨”,区城管委等部门“报到”,通过更换排水管道、改造公厕、调整与临近胡同的管线衔接,从而彻底解决。


  “街乡吹哨、部门报到”的核心要义是坚持党建引领,着力形成到基层一线解决问题的导向。日常工作中,哪些“哨”可以吹,具体怎么吹?从实践来看,主要是围绕群众所需吹好“日常哨”,围绕重点工作吹好“攻坚哨”,围绕应急处置吹好“应急哨”。


  无证无照经营、黑车黑“摩的”横行、小规模违规施工或装修等乱象严重困扰群众生活,“街乡吹哨”可以快速调动执法力量和执法资源开展综合执法。门头沟区永定镇针对地铁S1线周边环境脏乱现象,通过“吹哨”,会同区公安分局治安支队等4家单位组建了“综合执法小分队”,常驻永定镇政府,有效解决了“条块分割”问题。


  针对拆除违建、治理群租房和开墙打洞、背街小巷整治提升等重点工作,街乡以“吹哨”的形式组织集中会商,开展综合整治。朝阳区三里屯北三里南42号东侧有一条百米小巷,曾经遍布酒吧、夜店,噪音扰民和环境脏乱差等问题突出。对此,三里屯街道党工委主动“吹哨”,会同有关部门,先后治理开墙打洞35户,拆除违建800多平方米,绿化美化300平方米。


  针对城市道路、地下管线、消防、防汛等应急处置事项及时“吹哨”,能够有效统筹各类服务管理资源,实现快速反应。8月11日,房山区大安山乡发生罕见的山体崩塌灾害,乡里及时吹响“应急哨”,各有关部门迅速赶赴现场处置,未造成人员伤亡和车辆损失。


  “吹好哨”“报好到”,为的是“办好事”,让群众满意。记者发现,不少街道乡镇立足实际,发挥资源优势,创造性地开展工作,“哨子”越吹越精准。


  以西城区西长安街街道为例,街道党工委依托“数字红墙”大数据中心,找准老旧平房区“停车难”这一痛点,将“哨”吹向了7个闲置地块所属的5家国有企业。通过发挥基层党委组织力、号召力和凝聚力,破解了不在一个系统、没有隶属关系等一系列问题,在企业支持配合下,街道借来地块,改造成便民停车场,增加车位673个。


  城市管理力量下沉,基层治理力量聚合


  如果说“街乡吹哨”重点是强化街道乡镇党组织的领导作用,充分发挥其统筹协调功能,“部门报到”则重点将各类城市管理力量在街乡下沉并推动基层治理力量聚合,确保基层一线、群众身边的事“有人办、马上办、能办好”。


  执法力量到街乡综合执法平台“报到”,是“部门报到”的一种重要方式。目前,北京市不少街道乡镇已建立实体化综合执法平台,按照“区属、街管、街用”的原则,普遍采用“1+5+N”模式,即以1个城管执法队为主体,公安、消防、交通、工商、食药等5个部门常驻1至2人,房管、规划国土、园林、文化等部门明确专人随叫随到。


  石景山区成立区委城管工委,并与区城管委合署办公,将区环保局、园林绿化局、城管执法局等6家单位的基层党组织交由城管工委代区委管理。今年8月,永乐小区因线路老化出现停电问题,街道将“哨”吹向了区委城管工委。


  “我们听到‘哨声’,立即组织相关部门赶到现场,区委书记、区长也到了现场。为了从根子上解决问题,我们与街道配合,组织专班,挨个做各产权单位和800多户业主的工作,用2个多月时间完成了入户线路改造,彻底解决了停电问题。”石景山区委城管工委常务副书记高慧儒说,今年1到10月,群众投诉举报率同比下降了20.24%。


  与此同时,北京市各区积极推动驻区党组织和在职党员“双报到”。目前,全市9175个法人单位党组织、71.73万名机关企事业单位在职党员全部回属地(居住地)街乡、社区(村)报到,在环境整治、教育培训、政策咨询、服务群众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形成“共建共治共享”长效机制。


  6月23日上午,丰台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区监委主任李正斌走进太平桥街道菜户营社区,重点针对办公用房超标、公款大吃大喝等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结合案例和数据,为近百名社区党员上了一堂廉政党课。为响应在职党员回社区(村)报到要求,丰台区纪委监委明确提出,委领导班子成员要在积极参加社区(村)党组织活动的基础上,为社区(村)党员讲授廉政党课。


  不仅如此,北京市还大力推动街道处、科级干部担任“街巷长”,及时发现、协调解决群众反映强烈、执法程序简单的环境问题;普遍建立由社区居民担任的“小巷管家”志愿队伍,共同参与街巷环境整治提升。随着志愿服务的常态化,已涌现出“朝阳群众”“西城大妈”“石景山老街坊”等志愿者品牌。


  “原来我们投诉反映较多的是‘没人管’,现在不仅‘有人管’‘有人办’了,还能明显感受到基层党组织和党员就在我们身边。”一位社区居民告诉记者。(记者 瞿芃)


更多精彩,为您推荐


干部档案很重要,这些事情不能搞


农村基层干部注意了!村里选举这些事不能干


"老虎"落马、"严书记"双开、外逃嫌犯遣返…节奏紧凑,高压不变!


“领导下乡调研,急招群众演员!”搞走秀式调研,严查


驻村扶贫干部王秋婷的“朋友圈”